冷暗雷電視台

專存腦洞 有機會發發

周翔 異能

【異能】

  擁有異能看起來很強大,但實際上這並不是一個穩定的東西,有些人在不同年齡能力會忽然改變成完全不同的能力,這就像一個擁有同時擁有複合能力的人固然亦存在,但很多人就像原本當牧師的忽然變戰法,神槍手忽然變拳法家,能力一變就是不同的路子,更慘的也有能力忽然消失的,因此想靠異能來生活是癡心妄想,異能者最好還是隱藏自己的異能,腳踏實地的過生活……

 

  周澤楷看著論壇目前戰了最多樓,關於異能者是否該把自己的異能用於謀生或是為國貢獻,他對內容沒有特別大想法,覺得兩方說的都挺有道理的,然而這層回一倒是最能解答他現在疑惑的。

 

  周澤楷是個“原”讀心能力者,他的能力是在對方說與自己心意相悖的話時,會同時響起兩個聲音,一個是對方說出口的話語,與對方真正的心聲。

周澤楷是在6歲時覺醒這能力的,他初期感到困惑,難以對對方的話語正確的做出反應,多說多錯,他漸漸的變得越來越沉默,總是要花上較久的時間,來分析究竟該順著對方表面上的話還是心理的話來說話。

雖然隨著年紀增大,他也明白人類一直都會說謊,不是只有一肚子壞水的人,溫柔善良的人也會說謊,這讓他感到沮喪。

也只有網絡的世界能讓他寬慰點,因為周澤楷的能力面對網路上的文字並不適用。而有天他意外的發現,原來有異能者專屬的論壇。

  他一開始抱持著懷疑,想這可能是個整人網站,但看了裡頭說這網站只有異能者才能看到論壇的真面目,周澤楷刻意分別讓幾個朋友看這網站,有人看到的是一堆英文的外國網站、有人看到是賣茶葉的網站,其中一位則是笑的很那個看著周澤楷說沒想到周澤楷也會找人看這個,不用讀心周澤楷也知道他看到了什麼,連忙的解釋道。

 

  周澤楷在這裡頭獲得了許多關於異能者的資訊,也透過論壇跟許多異能者做交流,解答許多疑問,他剛才也才在論壇裡解決了自己的一個疑問。

 

  “能力忽然消失了怎麼辦?”

  是的,伴隨周澤楷多年的讀心術在昨天忽然消失了。雖然並沒有特別喜歡這能力,但忽然消失了確也讓他感到無所適從。

  論壇上的人說這是十分常見的現象,如果周澤楷現在還能看到論壇,就表示他還是個異能者,只是能力忽然轉變了,不用太過擔憂。

  雖然獲得了解答,但擔憂不可能消除。周澤楷這能力雖然讓他困擾,但忽然消失也是一種困擾,更何況他到現在還是沒有摸清楚自己的新能力究竟是什麼。

 

  “周澤楷,你在嗎?”在周澤楷為自己的情況思考時,有人敲他的房門,回了一聲嗯,對方自己打開門。

打開門的是周澤楷的室友之一─孫翔。

對方小自己兩歲,是同個大學的學弟,周澤楷目前住的房子式四人合租的,之前一個室友搬出去後,江波濤就找了恰巧跟前室友鬧不和要搬家的孫翔。

一開始江波濤預警過,孫翔可能會很不好相處,但周澤楷完全不這麼覺得。

孫翔是個很特別的人,到了這個年紀,周澤楷實在很少有見過像孫翔這麼心口一致的人,跟他對談時,周澤楷很少會聽到第二個聲音,而響起來的時候多半是因為逞強的話語,這讓周澤楷覺得跟他相處很輕鬆,也被對方吸引。

  是的,周澤楷喜歡孫翔。

  這個喜歡目前到什麼程度周澤楷還無法定論,因此沒有主動嘗試再進一步的動作,他前不久考慮過用自己的能力來試探孫翔,也許是因為這樣,才面臨能力消失的吧?

 

  “我可以跟你借下皮帶嗎?”孫翔的褲子好像是新買的,有些鬆垮垮的感覺。

  周澤楷立刻拿出一條皮帶給他,孫翔就當著面繫了上。

  “約會?”

  “去巷口買點吃的而已。”

  孫翔好像是特別打扮過,周澤楷有些懷疑他的目的,萌生出要是能力還在就好了的想法。

 

  說要出下門的孫翔,卻沒有在一個小時內回來,果然約會還是可能的選項吧?可這時周澤楷卻看著窗外,才發現好像下起了大雨,想起孫翔沒有帶傘,周澤楷抓起傘來往外走出去。

 

  雨越來越大,周澤楷的鞋子都浸滿了水,還是沒在巷口附近找到孫翔。

  回去吧,想著的周澤楷,走進了離回程最看但也最陰暗的小路,他心不在焉的想著孫翔會去哪裡,出門前給他打手機為什麼也沒接。以至於他沒注意到自己的鞋子早就染上了不同的色彩,與雨水混雜在一起的東西,浸了進去。

  當他注意到時,不自覺得往色彩最濃厚的地方看去,“孫翔”正在那裡。

  頭已經不見了。

 

 

 

 

  之後就是小周的新能力其實就是時間倒回,他倒回了上一個能力還沒消失的時間,不斷的想拯救孫翔,但都沒成功。後來因為擾亂時間現被異能者單位找上,被迫加入並且失去倒回能力後。意外從得知孫翔根本是因為任務曝光故意找人用屍體假死,其實是另外一個敵對單位的人,自己之前做的事是徒勞,而異能單位的人本來都會多少學習防止被讀心的能力,開始對孫翔感到不解,也懷疑自己跟孫翔相處間的回憶是不是也有假造的,這樣糾結的戀愛故事。


葉翔腦洞


1.鬼王,來自恐怖邏輯小故事
葉修跟葉秋是鬼王繼承人,但兩個都不想要。他爸說 那先結婚的繼承王位好了。
於是葉秋想讓葉修先結婚,他在人世的工作是獄醫。孫翔反正因為一些是被人陷害,要逃獄,葉秋裝作被他買通,說要讓他躲在棺材裡出去。
然後鬼界基本上讓對方睡到自己棺材理就算結婚(不要問我邏輯)葉秋為她哥酒,他哥一杯倒,然後讓孫翔近到棺材裡,假裝要幫他逃走。
結果後來就被送入洞房了(x


2.參考了ul的死後paro
總之就是大家死時都喪失記憶,要一點一點的收回。然後孫翔近到死後世界裡一窮二白,被壞心兒的老葉所救,兩人一起旅行。孫翔恢復記憶後才發現兩人生前是敵人,葉修還是因為他間接死亡,對老葉抱持懷疑,但最後孫翔知道老葉根本什麼都沒想,就是單純的幫助他後,一下就死心蹋地的愛上它了


火影腦洞

1.斑扉(?) 柱斑+柱扉

千手家跟宇智波說要聯姻,心裡有柱間的斑不想結,但又不能拒絕,於是再說條件任開,會盡量找合你喜好的人什 開了如雪般的毛髮、如白玉般的肌膚、凜冽的眼神、胸不能太小、有至少能在自己底下撐一分鐘的戰力。

然後千手家送來了扉間,柱間還一臉欣慰的說我最心愛的弟弟交給你了。

扉間本來打定主意就做表面的聯姻,如果斑硬是要退婚自己還能跟他們敲詐一比也不虧,結果知道班真的對柱間有情意時,打算要打斷兩人的可能性,硬跟班發生關係。說要讓柱間以後看到斑只會想說是弟弟的男人

總之卑劣的扉間硬是下藥,讓斑不能反抗,結果很不幸的,在扉間坐上去摧殘班一次後,斑恢復了力量,

然後斑說扉間的主意不錯,他要上扉間上到以後柱間看到他只會想說他是斑的人。


2.班帶

abo,帶土在14~16時性別覺醒成o,斑一臉無奈的說原本以為你是beta,沒想到原來你連性別覺醒也比別人慢。接著想說帶土沒用處了,要送他回去,結果帶土說被標記的就不會影響了吧。

斑說你要我找Alpha給你?你當我是老鴇嗎?帶土嗆他是又怎樣,隨便什麼人都可以,只要能標記我就行。

斑說他有種,然後變回年輕時的樣子,上了他。

3.蛇扉

大蛇丸改良了穢土轉生把扉間召喚出來,說什要做新的實驗。

然後跟扉間說難道你不想給千手家留後嗎?

接著就是開車了


4.千手扉間的術式發明

發明飛雷神是為了要卡在柱斑之間

發明影分身是為了把柱斑拉開

發明穢土轉生是因為泉奈不在,柱斑lovelove時都不理他

葉包 領養代替購買


包子常戴帽子,有天葉羞把帽子用掉後,包子後出了犬耳,然後包子說媽媽說看到耳朵得人要對他負責,要跟他一起睡,包子就般道葉修房 把老為踢出去了

周翔梗記錄

【繁星中尋找你】

跟黃包一樣的科幻背景

失蹤的孫翔,跟不斷的找尋他的周澤楷


【哪裡只得我共你】

跟撕裂末日一樣的背景

戰後孤兒,相依為命的兩人,卻只有周澤楷抽中了搭上諾亞方舟的資格,孫翔想辦法推周澤楷上去,度過了沒有他的孤寂生活


【缺了你我的生命就像缺了一塊】

小周拿不到孫翔周邊的故事,被孫翔務會是對自己有執著 非常開心


【看完薄荷關係的腦洞】
OMEGA翔,為了挑戰葉修追了過去 被小周A識破真身的AO同居生活

周翔梗記錄

1. 戰鬥部隊,在十八歲成年的時候,會進行一種叫做始祖返源的技術,會追朔於過去的種族。小周跟孫翔以前在學校就認識,都互相有些好感。但是孫翔成年之後,就跟孫翔失去了聯絡,後來再遇見是孫翔到了輪迴的時候。
孫翔的返祖是魅魔,能力就是咳咳咳。
小周是精靈,視覺跟敏捷都得到了極大強化,但因為精靈本身太過純潔,所以小周對那個太過無反應,導致魅魔孫翔極度暴躁。
這是一個感情深厚但床事不合的故事。


2. 孫翔是寫小說的,但不知道造了什麼孽,被發配到BL部門了。
小周是魅魔,以吃人類的淫   慾當食糧。在人間的職業是編輯,被發配給孫翔。
但孫翔因為太純良每每都卡肉,小周只好入夢去給他“靈感”
小周原本只把孫翔當食糧,但因為一些契機開始正視到孫翔這個人的存在。
總之是一個雖然床事已經搞了七百八十遍,但感情進展緩慢的文……


3.大少爺孫翔跟女僕凱蒂,窮死的周澤楷在壞朋友江波濤的慫恿下,去扮女裝騙高新工作

存梗 黃于 傘修 葉包

黃于 什麼開場白才可以取代Say Hi

名稱來自,Rosie楊凱琳&余楓《怎麼還不愛Why Not Love》

先是慢慢的回顧藍雨時代的青澀曖昧歲月,然後跳到于鋒轉會的黃少暴走期,在到很之後黃少冷靜後,變得很尷尬的時期,在之後....分手吧(幹


【段子】
a:你簡直就是奇蹟的化身
b:謝謝(臉紅),不過為什麼這麼說呢。
a:你這麼欠揍還能活到現在沒被揍死,根本就是個奇蹟/


傘修 對摺


一個以任賢齊的對摺,講了以前蘇沐橙折星星紙,葉修跟蘇沐秋幫他到處找能用的紙的小故事。


【葉包】有天葉秋來,包子看到他就說老大這是被克隆了嗎?還還葉秋旁邊繞圈圈觀察。



求問「我的愛情一步一步走向崩潰 慢慢漸漸遠走高飛
就像一章破碎的詩篇 早已是個崩壞世界」
誰知道這是什麼歌?剛剛洗澡時想新坑時突然亨起來 但不知道是啥歌


存梗 黃包黃跟周翔

周翔梗

大意就是孫翔以前跟小周告白後被拒,好幾年後在見面,那時的小周老婆外遇失婚,剛好在遇到孫翔。


「我覺得,他們以前的歌比較好聽。」他那樣說著。
我聽在耳裡不以為然,我對這樂團並不熟,只是偶爾聽過幾次,他們現在的歌編曲成熟,技巧也比以前好太多了,怎麼會是以前的歌比較好聽?
「比較有感情。」他堅持著。
或許是吧,不過並不是真的比較有感情,而是你對過往的歌比較有感情。
你熱愛的並不是那個樂團的青澀,而是當年聽見那樂團的歌,受到感動的,青澀的自己。

【黃包+周翔腦洞】靠前列腺就能輕易高潮的男人,睫毛都很長。
腦補了一下包子比著他的兩根手指,問獅子座要不要試試看,黃少天立刻光速逃跑,下場未知。
還沒交往的周翔,再看到報導後互看了對方一眼,什在是非常在意這個問題,而一個月後周澤楷得到了答案,而孫翔終生未得。

【周翔】我覺得小周就是那種在他一張帥臉下,再木訥的情話都顯的深情的類型!
孫翔:「看什麼看!」
周澤楷:「看你好看。」
孫翔:「你是不會去照鏡子嗎?」
周澤楷:「看膩了。」
孫翔:「那你快點看膩我,然後別看了。」
周澤楷:「不會膩啊。」

【黃包+周翔腦洞】
看到在討論上錯花轎嫁對郎,我想了想,嘉世要跟藍雨聯姻,興欣要跟輪迴聯姻, 翔跟包嗎,搞錯花轎簡直合情合理。

【黃包】
黃少跟包子一起在看電視,電視上說嘆氣會短三年命,於是包子嘆了大大的一口氣,黃少天問他幹嘛,包子說他比獅子座小三歲,少三年壽命以後兩人就可以一起走了。
黃少天覺得好笑又覺得感動,但卻跟包子說你又知道你跟我以前嘆多少氣過嗎?然後劈哩啪啦的講說還有不是只有嘆氣才會減命的,抽二手菸也會,所以你以後離葉修遠點。

後來,在葉修跟老魏抽菸時,包子難得的遠遠退開,好奇的問了包子得知是黃少天要他別吸二手菸的原因,葉修問老魏:「你家小鬼以前會躲你抽二手菸?」老魏:「想也知道,當然不會。」


【黃包梗】
最近都在看推理漫畫,突然覺得玩偵探PARO的話,黃少以話嘮的形象迷惑兇手,實際上是個冷靜的偵探,總是能看破真相,還會武,要多帥有多帥,想想就棒。
然並卵,推理跟懸疑我都不會寫。
包子是在一次偵破的事件遇到的小警察,然後總是自己找上門當助手。
老喻是黃少天開的偵探事務所的顧問律師,對於為了趕包子然後說喻文州是他助手的黃少天,喻文州聲明自己只是個顧問律師而已。

【黃包,無聊的跟風】
黃少天對包子喊:「我最近脖子很痛,你有想過為什麼嗎? 沒有,因為你只想到你自己。」


【黃包梗】

突然腦補了早知道自己是GAY的黃少,退役很多年後,在三十歲重遇包子,然後談起了戀愛。

這人從以前到現在都沒變,一樣白痴,黃少天心想(幹

然後知道黃少性向的有他的好朋友喻隊,喻隊知道沒什麼特別的反應,只是確認跟黃少天問:我明白了,那我得問,你應該喜歡的不是我吧?

黃少:「隊長啊,不是我再說,我們基佬一般都喜歡身材好長得高的類型,你看你一身平坂如白斬雞BALALA......」
然後黃少天隔天死在藍雨的食堂(並沒有)

【記梗】來一個,因為陰錯陽差受被下了春藥,然後暗戀受的攻萬般糾結,最後不願意趁人之危,只好獻出自己的菊花,來替受解春藥(不要吐槽我這就不叫攻了),然而在翻雲覆雨一番後,受的春藥還是沒解,再追根究柢後,原來是解法不對,在受因為我插你一次,所以也讓你插一次吧!這樣的首肯下,終於完成生命的大和諧。


【黃包】因為最近玩的遊戲想到的無聊劇情。


    
包子在玩一個可以合成的寵物遊戲,黃少天也跟他一起玩,有天黃少天不知道一個怪要怎麼配比較容易出來,就去問包子。

然後包子就拿著他的遊戲頁面給黃少天看,結果黃少天卻注意到他的寵物名全拿聯盟的人名來用。然後自己想合的那隻,用的是自己的名字,氣得罵他,然後包子要他別在一,你們藍雨的我都用了。 開開心心的住在一起,然後去翻黃少天的合成記錄。
    
「喔......我這隻是用我跟方銳生下來的!」然後黃少天鐵青著一張臉,立刻把包子得手機搶過來。
    
然後隔天有加黃少天跟包子好友的人會被連續用,你的好友夜雨聲煩(OR包子入侵),用黃少天跟包榮興,成功合成出了XXX-(新品種精靈)這樣的訊息。

【黃包】
想寫黃包變小梗,是說那種變小梗好像都會說拿娃娃的衣服穿,不過娃娃的衣服的布料基本上根本不適合人穿吧……難不成要因為看習慣你的裸體了,忘了幫你找衣服,你就圍個毛巾吧?

喻魏abo

「退役之後有什麼打算?」

「退役之後有什麼打算?」

「這我還沒想過呢,之後慢慢想?」其實喻文州也不是沒思考過,但是目前還沒個定案。

「我給你推薦個工作!」

「不用了……」喻文州想著,魏琛能給他介紹的工作州可能是興欣的,自己沒意願離開藍雨,去別的戰隊工作。

「包吃包住呢,不考慮看看嗎?這是合約書。」

喻文州正想再次嚴正拒絕時,看見魏琛拿得『合約書』。一張結婚證書,上面已經填上魏琛的資料跟名字,就等人填滿另一半。

喻文州看著魏琛將頭轉向另一邊,裝作不在乎的模樣,但是眼睛餘光還是在注意著。

喻文州覺得好笑,但也沒逗弄他。

他拿起筆,簽上自己的名字:「有包睡嗎?」


【到世界末日也寫不完的 FATE PARO記段子】

各種CP都有

(周翔)

那個無法成為英雄的人停下了腳步:「周澤楷,你說過你不明白聖杯為何給於你令咒對吧。」
「嗯。」周澤楷看著他,不明白他為何提起這件事。
「我現在明白原因了。」
柔和的月光勾出他輪廓的線條,也無法讓他的看起來溫柔一些。像是嫌自己的神情還不夠囂張一樣,他頭部略微上仰,正眼根本沒瞧著自己說話的對象。
「那是為了讓你跟我相遇。」他的語氣極為肯定,不帶一絲疑慮猜測的想法,也不是情人之間的情話,他是抱著自己說的肯定是真實的想法。

多麼狂妄啊,這人。
雖然這麼想著,但周澤楷的嘴角卻不由自主的彎了起來,就像是在肯定他的話一樣。
「嗯。」
然後周澤楷看見從簽訂契約以來,這短暫的十天內,連月光都無法讓他失色的光景。

=======

(黃少)

那個英雄,雖然生性灑脫。但也曾有過誓言相守一生之人。
然而無情的詛咒卻像他襲來,他成為了無法稱之為人的怪物。摯愛的妻子美麗的容顏被哀傷所籠罩:「親愛的,明明我是被你真心所吸引......然而我卻無法忍受這個不成人形的樣子啊......」

那是那個英雄的仁慈,也是他的殘忍。只要他像以往那樣安慰著她,那女人就算痛苦也不會斷絕她的思念伴隨在那個英雄身邊繼續守著她曾經的誓言。

然而那個英雄斷了她的念想,化作真正的怪物。迫使那女人斷了她的思念,破棄了曾經的誓言,牠傷了曾經是英雄妻子的女人的手臂,最後消失在月夜之中,最後再也無人見到牠的身影。

==============

(老魏+包子)

那個稱不上是魔術師的男人以魔術師的身分獲得了Master的資格。
那個稱不上是英雄的幽靈以英靈的身分獲得了caster的職階。
他們是在這場聖杯戰爭中,不,應該說是自有聖被戰爭這概念以來,最為弱小的組合。
他們契約的締成,似乎也在預告著這場聖杯戰爭是多麼荒誕的戲劇。

===============

(黃于)

他們,曾經是將後背交由給彼此的夥伴,一起高歌勝利,喝著勝利的美酒。也曾像是情人一般,在床笫之間耳鬢廝磨,為什麼最後卻會像仇人般的刀刃相向?若是為了權力他也能夠理解,權利的誘惑有如浮華的宮殿。若是為了利益那他還能夠理解,金錢的誘惑有如惡魔的私語。若是為了美色他也能夠理解,女人的誘惑有如含毒的美酒,但是那個人追求的似乎都不是這些,他只說著:「你是無法理解的。」
黃少天確實無法理解,所以他最後用那個曾經誓言要用於保護所有他視為夥伴得人的那把劍,刺穿了他曾經視為夥伴的人的胸膛。
如今,再一次,重複這個過程。
與那不同的,那個要死在自己劍上的男人,笑著說:「果然還是輸了啊……」
啊,原來答案是如此的簡單,簡單到自己無法理解。

=================

(孫翔)

即使費盡了心力,所製造出來的「聖杯」也只是不像話的贗品。
不夠,還不夠,需要更多的,像是導線一樣的魔術迴路,才能讓這個「聖杯」得以成形。
然後就像是要解決這些苦惱的魔術師們的問題,「那個」被人發現了。
「那個」能補足魔術迴路不足的問題,「那個」本身也俱備了劃開次元的能力,「那個」還附帶了實現願望的能力。
但是「那個」用在「聖杯」上真的好嗎
用了「那個」,「聖杯」還能稱為聖杯嗎?
不,「那個」絕對是不能稱之為「聖」的東西,反義還比較貼切。
不過這些考慮只在眾魔術師中稍微的停留了在他們生命之中億分之一不到的時間,魔術師作為人類來說肯定是缺陷的,比起這東西是善是惡,他們更關注於是否能製造出「聖杯」。於是「那個」成為了「聖杯」的基底。

===========

(黃包)

他沒想過自己只是在偶遇看對眼的一夜情人,竟然恰恰好就是Assassin的Master,自己還將真名告予了對方。
太大意了。自己是一個一旦讓人知曉真名,弱點就非常顯而易見的英雄,卻這樣隨意的向別人告知自己的名字。
究竟是這個在神秘已經澹然無存的時代,讓自己過於放鬆警惕。還是眼前的人讓自己過於放鬆警惕。

是遭到欺騙了嗎?眼前的人怎麼看也不像有這種智商能策畫這種事,但也有可能是Servant的唆使。不過也有可能是恰恰好遇到自己後才成為了Assassin的Master。
自己沒有遭到欺騙,對方沒有欺騙自己。這答案不一定是肯定的,其實在這聖杯戰爭中反而是很小機率會有的機緣。然而Saber卻這樣想著。究竟是要為自己的失誤開脫,又或是為眼前的人所作的辯解?這連Saber也不能知道答案。

但是這些問題都沒意義。
不能讓自己的弱點被更多人知道,這是眼前必須做的事。約定與約束都毫無意義,死人才能夠完全的閉口,盡管心裡某個微小的地方還有些猶豫,Saber的件還是無情的掃向Assassin的Master。

===========

(黃包)

自己要保護他,盡管不是自己的Master。他也想竭盡自己的劍之所及來保護他。他與嬌花一詞相去甚遠,但自己守護他似乎就跟去憐愛一朵開在草原上的嬌花一樣是件理所當然的事。他,就是名不作為Saber作為名為黃少天的自己,想要守護的存在。因此,將自己的劍刺向他的心口,那是無法做到的行為,哪怕那是目前唯一能解決自己的方式。

他辜負了他的Master,即使他本人沒有意願,做為Servant他也理應要讓他得到最後的勝利。他對不起他,但他也不能讓他喪命於此。最後的刃風,將Master跟Master想守護的那個英靈一起送離這個範圍。
  「再見了,Master!」那是作為Saber跟自己的Master最後的告別。
然後他面向那個黑影,那個黑影擁抱了他。
如戀人一般。